当前位置:七葡论坛――让你知道我的好情感汤镇业与翁美玲(翁美玲生前和汤镇业最后的时光)
汤镇业与翁美玲(翁美玲生前和汤镇业最后的时光)
2022-07-01

翁美玲在生前的最后一段时光还接到一部戏,并且是同汤镇业演一对荧幕情侣,在拍定妆照时,记者要他们摆亲密姿态,阿翁却表现得有点不自然。那个时候的翁美玲换上戏服后显得面青唇白,格外憔悴,脚步踉跄,还要阿汤在旁掺扶。两人到化妆间卸妆后,阿汤没有等翁美玲就先行而去,阿翁一气之下,当晚又与邹少爷玩至半夜,喝醉了才回到家中。第二天早上醒来,发觉汤镇业原来已坐在客厅。他说回来是要取回自己留下的衣物,而她好像喝了很多酒,叫她不醒,所以在厅里等,翁美玲听到他说要取回所有东西,心里又惊又气,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。

恰好,这时候戴思聪夫人与英国的老同学一起来到阿翁家中,大家商量一起打麻将。进门时看到阿汤也在,见他与阿翁两个人都无精打采的,戴师母就问他什么事不开心?汤镇业只是摇头不语,由于有朋友在场,师母也不便详问,后来凑台脚打麻将,师母发觉阿翁心不在焉,人在麻雀台前,眼睛却是看着沙发上的汤镇业。

没多久,汤镇业走入房中,出来时手里多了一只皮箱,阿翁说:“你走了?”阿汤点点头开门离去。阿汤搬走阿翁家中所有剩余衣物,两人决裂。

翌日,戴师母关心地问起阿汤发生了什么事,阿汤沉默了好一会儿,才说:我们可能会分手。

戴师母:“你要想清楚,千万别意气用事。”

由于两人吵架闹情绪是常事,往往隔一两天就没事了,师母也并没有太往心里去。

师母回忆说,有一次,大家一起出去吃饭,阿仔生气整晚都不出声。第二天,师母打电话问阿翁:“阿仔没事吧?”她语调轻快的说:“没事了。”

曾经一次,阿翁到戴老师家练歌,对老师说:“老师,阿仔若另有女朋友,我和他就算了。”老师立即教训她,叫她不要听人家乱讲话,她和阿仔最相般配,要珍惜三年的感情。不一会儿,她又跑来悄悄的问戴师母:“师母,你猜阿仔会不会来接我?”

由于以前试过同样的事情,加上阿翁跟师母说,公司安排她和阿仔一起拍新剧,朝夕相对两个人很快会和解,师母便放心下来,没再多过问。

阿翁一个人在香港,知心朋友不多,除了契妈和汤镇业,最谈得来的便数跟随学习唱歌已三年的戴思聪老师一家,戴师母是她倾吐心事的对象。她曾跟记者说:“到老师家像回家一样,老师和师母,待我和汤镇业如子女,叫我阿女,叫他阿仔。”阿汤与阿翁也习惯以阿仔、阿女称呼对方,这个昵称,也只有相熟朋友才知道。

戴师母:“阿女是个孝顺女儿,对长辈尊敬有礼,她常说很感激老师教会了她唱歌,以此可以去登台赚钱。

翁美玲生命中这段最后的时光,和汤镇业的交集只剩下争吵和冷漠,也确实够折磨人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