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七葡论坛――让你知道我的好历史揭秘:李商隐的一生到底在纠结什么?
揭秘:李商隐的一生到底在纠结什么?
2022-09-09

揭秘:李商隐的一生到底在纠结什么?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相关内容,感兴趣的小伙伴快来看看吧!

李商隐的一生,一直都很纠结,尤其是他在关键时候站错队伍,因此他的职场生涯在纠结中走向失败;而他的诗歌,则在纠结中走向辉煌。

大中六年(852年)的某一个夜晚,当时坐镇江山的,是有“小太宗”之称的唐宣宗,辅助他的国相中,有一个就是世家大族出身的令狐绹。然而,意想不到的是,炙手可热的令狐国相的朋友李商隐,此刻却冷冷清清在一条漂泊的船上,贤明天子没有照顾他,一代国相也没有眷顾他,两个领导都不肯顾他,那就等于命运不肯顾他,只有巴山上空的积雨云,在浓浓的夜色中倾泻下来。雨落在巴山上,雨打在江面上,雨敲在船篷上,雨落在他落寞的心里,纠纠结结,连绵不息,涨满秋池,溢满心怀。

就当时的情况而言,李商隐的人生确实如迷离的雨夜,从走入仕途的那一天开始,就一直没晴朗过。在他的人生中,永远没有一个“风雨后”的状态,永远是“风雨中”的状态。

他想从职场的风雨中走出来,哪晓得自然界的风雨,也欺负他,戏谑他,人在落寞时,那些愁风愁雨,总爱跟着跑。他hold不住了,于是在淅淅沥沥的漫天哭泣中写下《夜雨寄北》:“君问归期未有期,巴山夜雨涨秋池。何当共剪西窗烛,却话巴山夜雨时。”

职场不顺,在外找出路的男子,当然会想念家中的妻儿。事业场上不给你温存,当然就想念娇妻的温存。

悲摧的是,李商隐写此诗前一年,他的娇妻王氏已经去世。想娇妻,娇妻已死,念前途,前途渺茫,852年那一个雨夜,那一叶扁舟,那一位诗人,就这么彻底困在纠结中。

李商隐的纠结,从娶娇妻王氏开始。

李商隐结婚之前,是一个在政治上前途无量的后生。他出身苦,年幼丧父,为了糊口,他给人抄书,给人舂米。然而苦出身并不是功名路上的拦路石,唐朝是一个给人机会,允许励志哥存在的朝代。李商隐一面苦读,一面想办法找关系。

他的努力有了回报。唐朝的穷苦读书人想要有出路,就得送帖子给达官贵人看,叫“行卷”。16岁左右的李商隐发的帖子,让当时的天平节度使令狐楚看中了。于是,幸运的李商隐进入了令狐总司令家族的势力范围,几乎成了令狐楚的干儿子。“拼爹”是一种永不磨灭的时尚,有个好爹是事业成功的关键。

令狐楚是个好“爹”,他手把手地教李商隐怎么写好看的文章,写时髦的文章。他还给李商隐积累人脉的机会,凡是令狐家的朋友,都是李商隐的朋友,这当中包括令狐楚的公子:令狐绹,后来的宰相。

李商隐很快尝到甜头。837年,25岁左右的李商隐第四次参加大唐“高考”。主考官是令狐绹的铁哥们,他问令狐绹:你有什么铁哥们要照顾的?问了三次,令狐绹次次回答:李商隐。领导的朋友就是你的朋友,前程还用考虑吗?OK,录取。套用现在的话,地球上的唐朝人已经阻挡不了李商隐的职场成功之路了。

然而,政治的游戏就是站队伍的游戏,晚唐时期实行“两党制”,牛党和李党,而李商隐的恩公令狐楚则是牛党的骨干党员。

李商隐可能思想上不是牛党党员,然而,外界却将他贴上了牛党党员的标签。贴上这么个标签也无所谓,有恩公令狐楚和好兄弟令狐绹罩着,做牛党也无所谓。

然而,就在他中了进士,前途出现光芒的那一年,恩公令狐楚去世。在这节骨眼上,李商隐做了一件“坑爹”的事:令狐楚尸骨未寒,他就娶了泾原节度使王茂元的女儿王氏。而王茂元是李党党员,是恩公令狐楚的死敌。

李商隐站错队伍了!也许他只是个逍遥派,也许只是爱情使然,然而,在政治斗争中,永远没有逍遥派。李商隐那太过于脆弱的忠诚度让牛党成员愤慨,报应紧接着而来。

政治打击从来都是立眼现报。李商隐可别忘了,你虽然已是进士,但要戴上乌纱帽还得经过选拔考试。在第二年的人事选拔考试中,李商隐初试过关,但把持复试的牛党,二话不说就把李商隐同学刷下去了,通过复试灭人太容易了。

一次站错队伍,终生不得翻身,李商隐从此戴上职场失败的魔咒。

既然在中央混不开,那就去地方混。广西还有个叫郑亚的哥们儿,是个实权派,也是李党党员,咱去广西找组织去。5000余里,千辛万苦,李商隐到了桂林,在郑亚手下混。事业刚刚有起色,他当年的好兄弟—令狐绹就来了。

令狐绹着手实施大规模的政治清洗,好哥们儿郑亚自个也保不住了,被贬到循州,李商隐也随之失去了工作。李商隐实在不能保持最后的矜持了,他写信给旧日的哥们儿令狐绹,哀求,哭告。令狐绹大发慈悲,恩赐给他一个县尉的官职。

27岁是县尉,兜了一圈,37岁还是县尉,正所谓“一路走来,始终如一”,见过命运这么开玩笑的吗?

从李商隐在职场上遭受的一路挫折来看,李商隐似乎站错了队伍,站错队伍源于他娶了李党党员的女儿,然而,我们却不能说他娶错了老婆。这位王姑娘应该是位温柔贤惠、体贴人意的好妻子。

李商隐第一次参加选拔失败,她就马上致信慰问,还劝他说功名不要紧,回家才是王道。李商隐每次出外寻求功名,王氏都是眼泪汪汪地替他整理衣服。

李商隐也没有因仕途上的坎坷波折而归罪于王氏,职场上的不如意不影响夫妻的感情。李商隐这样赞美妻子:“照梁初有情,出水旧知名。裙衩芙蓉小,钗茸翡翠轻。锦长书郑重,眉细恨分明。”

李商隐是个好男子,却没有好的事业;王氏是个好妻子,却没有好的命运,过早地凋零了。

851年初夏,李商隐永远失去了自己最心爱的妻子。这一年的冬天,李商隐又得上路了,去四川寻求政治前途,再也没有人替他整理衣裳,再也没有人与他共剪烛花,凄凄惶惶乘舟西行,偏偏遇到巴山那断魂的夜雨。

人生的境况,总有一场大自然的景观来做一场总结,哪怕你微渺如蝼蚁,老天爷也会为你洒一路得意的阳光,或洒一场伤心的雨,让你感性地去体会人生的滋味,正所谓景为情设。老天爷的这种安排,只有有心人才感知得到。

李商隐的人生境界,就在这巴山夜雨中有了一场情境上的总结。他的职场与爱情,就是一叶扁舟,困在重重的夜雨中。他打开妻子旧日催他回家的信件,动员自己的想象,将已是白骨的娇妻,又复活到长安家中西窗的烛光下,想她还活着,想她还想着自己,想她还可以将来叙旧,倾诉今日巴山夜雨中的思念……

可怜冢中枯骨,犹是李商隐想象中活生生的爱人,人生之凄凉无助,莫过于此。

那一场巴山夜雨后,李商隐不再有爱情,他到死不续弦。李商隐也不再有事业,他在四川凄凄惨惨待了四年,回到长安,谋了个闲职,最后回到家乡,默默地死去,离他妻子的去世不过八年。

春蚕到死丝方尽,然而,李商隐这条春蚕吐出的丝,一直绵延千年,犹未能尽。